{ LIFESTYLE }
03 Apr 2020
從心 — 麥曦茵

人生中經常因為要配合周邊環境的壓力或要求,就失去了自己的節奏,忘了最初始的衷心。入行至今十三年的麥曦茵(Heiward)經常透過作品去令觀眾思考和探索,因為她相信在創作層面上更需要追求從心,「當你的心在想甚麼,然後就會演練出來。電影也如此,當你最在乎最關注是甚麼的時候,就會從作品滲透這些訊息或提問出來。」





提到入行至今最難忘的一年,Heiward毫不猶疑地講出「2019年」,因為世界正在面臨很大的轉變,「這個轉變當中有很多荒謬。,或者我們無辦法一瞬間去理解的事情,甚至乎與我們過往的邏輯是違背。當我們每天去迎面和接受這些荒謬的時候,最難是怎樣去提升我們的適應力和抵禦能力,但同時不要讓自己習慣,不要讓自己麻木。」




2012年,Heiward拍攝完第三部電影《DIVA華麗之後》後,當時狀態陷入一個隱若做創作和電影不應該是這樣的模式,「我想嘗試由我自己開始去建立一些模式,或者在演員範疇,如果大家都感到孤獨或感到迷茫時,我們可否連結和凝聚在一起,相信和保持同一個願景,相較地容易一點呢。」

 

 

同年她開設了經理人公司Dumb Youth,平時擔任導演的她,一下子由管理台前幕後變成要做「大家長」保護旗下的藝人,她笑言當初不是要以一個經理人身分去開展這個工作,「那刻大家的相遇,是需要看看有些規則去保護他們。」


然而開設經理人公司一旦開始了就不能終止,「我經常覺得堅持比放棄容易,因為放棄是你要接受過去你付出的東西,走過的路,但它們全也不計算在你付出的努力裡面,所以如果以機會成本來看的話,我認為放棄要犧牲的東西比堅持更多。」

Heiward亦開始由一個隨遇而安去選擇工作的狀態,變成大家開始戰戰兢兢和小心翼翼去衡量,「那件事(接job)會否影響了我們原本的價值觀,這些小心翼翼都可以是另一種愚蠢,當我們認為那件事是謹慎的時候,其他人可能會覺得如果你不做信用卡,地產或借貸廣告,可能收入沒有那麼多。」

 

她強調從無干預藝人選擇任何工作,但自己做製作的時候,這三個範疇是盡量避免,「而當我建立這些事的時候,從來無向他們解釋當中的原因,他們是明白的,始終想法都會互相影響,我不是說我做的決定一定是對的,但他們去看你做的時候會隱約明白,為甚麼要這樣選擇。」

自言很心軟的Heiward都有很多失敗和做得不夠好的時候,「我在事業的範疇,過程中利與義的時候,我必定是選擇後者,所以過程中周遭和我合作的人會覺得,你這樣會令自己和事件上陷入比較難的處境。」



今年Heiward憑《花椒之味》認為香港電影金像獎多項提名,回顧入行十三年,她心目中有三個人需要感激,第一位是譚家明老師,「他能夠毫不留情地去給他認為需要的意見給我,我覺得這是是十分重要,而永遠都是真實和真誠,就算過程中有多傷害都好,而他知道我明白,用一種勸戒的心情去提示我。」

第二位則是《花椒之味》監製——許鞍華,「因為全部的開初是朱嘉懿監製找她,而她認為這部戲需要我,我們在見面之前是未有那麼深認識,而她告訴我有看過我第一部電影,『為什麼不再拍戲,再拍戲啦,』真的是這樣的節奏和語氣,當刻我認為我是需要的。」



最後就是父母,「因為家人在言語上無太直接去表達支持和鼓勵,但他們很多時候默默地用行動,他們不去阻止我其實已經一種很大的推動力。」

台灣作者Peter Su曾這樣說過,「有一天,或許你會發現, 最感動的不是你完成了, 而是你終於鼓起勇氣開始。」

 

Guest Heiward Mak

Content Editor Alina

Photographer
Sam

Videographer
Ivan

Makeup & Hair: @carmencmakeup_hair

YOU MAY ALSO LIKE
News
Feature
Blog
Load more
 
NOTIFICATION